致力于青少年心理问题康复与研究
心理康复
新闻详情

自卑如猛虎,吞噬美国留学博士

前 言

我叫郭晓明,33岁,是美国著名大学的博士。虽然有如此荣耀的学历,但我并没有功成名就、光耀门楣,而是被家里人送到了中国青少年心理成长基地。

走进基地的那天,所有人都以好奇的眼光看着我,就好像一只非洲大猩猩被抓进了动物园。也难怪,33岁的我走进这里之前,他们从没收留过年龄这么大,学历这么高的网瘾学员。

一、问题爆发

我不认为我有网瘾,我只是觉得有点空虚,有点无聊。但我承认,我很喜欢网络游戏,只要一开始玩,我可以不吃饭,不出门,放下手头所有的事情玩上几个月。那时候,我有种“天上仅一日,世上已千年”的感觉,等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应该处理的事情已经积累了一大堆。

对我来说,网络是一个可爱的虚拟世界,它浩瀚无边,充满诱惑,我可以不跟世界上任何一个人交流,只要面对网络,就能感到乐趣无穷。在美国大学的实验室里,我每过一两个小时就浏览一下网页,看看有没有新的消息。我看世界大事,看明星八卦,看任何有意思、没意思的内容。这些各式各样的、千奇百怪的信息填补了我的空虚,缓解了我的无聊,也让我有借口不去做那些必须做的事,比如查试验资料,比如填税表,比如完成一篇总结或报告……

我在网络上挥霍时间,在网络里寻找现实不能给我的兴奋。当我筋疲力尽地从网络世界走出来时,就什么也做不了了。我的青春时光被浪费,工作和学习进程被耽搁,我和家人的隔阂越来越深,我和现实世界的距离也越来越远。而每当这个时候,我感到的是自己的失败,自己的无用。我不想出门,不想见任何人,不想做任何事,只想跟网络在一起才会感到欣慰,感到安全。

可是痛苦不肯放过我,它让理性跳出来搅扰我,让我陷入它的陷阱无法解脱。通过理性的眼睛,我发现我的生活是多么的失败,我这样做是逃避、是自我封闭,可我没有办法摆脱,我无法让自己从这样的生活里走出来,去融入真实的生活。我想自杀,我甚至做了准备。也许就因为这样,家里人才决定把我送进中国青少年心理成长基地。

二、反思

刚来的时候,我不适应这里的生活,我打电话给父亲,让他接我回家。父亲拒绝了,他在电话里沉痛地说:“儿子,你必须下决心戒掉网瘾,否则你的后半生就真的毁了。”

我变得焦躁、不满,最后满腹牢骚,大发脾气。教官们身经百战,对我的这种对抗情绪和举动丝毫也不在意。他们应付自如,反倒是我,没有了主意,只好抱着无所谓的心情熬时间。

心理医生说:“你真觉得自己只是控制力差的问题吗?你有没有静下心来问过自己的内心你一直都逃避,逃避的结果是你永远也没有真正的自控力。”

医生的话让我震惊。是的,我从来没有真正面对过我的内心,我也许真的需要好好反思一下我这并不漫长的人生。我向医生们提出进反思室的请求,开始了反思治疗。

| 回 忆

我决定写一本流水账,把自己这三十几年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都记录下来,然后理顺一下人生。

在我的流水账里,童年和少年的经历都相当美好,但越往后,能出现在脑海里的快乐就越少。心理医生告诉我,不要只回忆那些让人快乐的事,还有那些自己不愿意想起的事。从这一刻起,反思对我来说,就变成了一件极其痛苦的事情。

记得大约六、七岁的时候,我得到人生第一笔压岁钱。二十多块钱,在那个年代可是一笔不小的金额。我把它交给妈妈,妈妈笑着说:“我暂时给你收着,等你想出怎么花,就给你。”小小年纪的我却说:“先把家里欠的钱还上吧。”没想到父亲听见了很生气,当时就责备母亲,不该给我们几个孩子说家里欠别人钱的事。生气的父亲,委屈的母亲,还有深感羞愧的我,一下子在记忆里鲜明起来。我写下了这件小事。

心理医生看到我记下的那件事:“原来你小时候一直觉得自己家里很穷啊。”她这句平常的话犹如当头一棒,让我一下子愣住了。那些我极力压抑不愿想起的往事都纷纷浮出脑海。

| 自 卑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觉得家里穷的,但家里很穷这件事让我幼小的心灵蒙上了阴影。我曾经很郑重地跟一个小朋友分析我家的经济情况,分析结果是我们家肯定欠了别人很多钱。

童年留下的自卑阴影一直没有消散,它随着我们全家从郊区搬进市区后而变得更加严重。那时候,我们家几口人挤在一间小小的房子内,境况非常的狼狈。

记得刚上初二,我生了一场大病,有一周时间都没去学校。几天后,两个同学找上门来看我。看到他们因我家的状况而目瞪口呆时,我觉得他们来访并非好意,反而是一种羞辱。

这种困窘的家境让我深深自卑,我想方设法阻挡同学和老师到家里来,即使来过我家的同学和老师并没有表现出鄙视,我也会坐立不安,心情烦躁,直到他们离开才如释重负。

我的衣着在同学中间是很普通的那种,但我却觉得我穿的很破烂,很糟糕。高二时,班主任夸我“艰苦朴素”,我一点不觉得骄傲,反而双颊发烧,尴尬到极点。这个班主任自己就非常朴素,常年就两身衣服更换,冬天一件蓝褂子,夏天一件白衬衣。因为这样,他是我们大部分同学的笑料,现在被他夸“艰苦朴素”,这简直就是对我的挖苦和讽刺。

| 自 傲

我的这些感受和认识养成了深深的自卑,但我性格的另一面却是极其自傲。我希望别人觉得我聪明,我厉害,我很牛,这种被人赞扬的感觉让我忘掉自己的自卑,让我觉得在同学和熟人面前很有面子。从小学起,我的学习成绩就很好。而我,也早早就尝到好成绩带来的好处。我就再也止不住追求这种优越感的强烈欲望了。从小学中学,甚至到后来的大学,我都借优异的成绩来平衡我的自卑心理。

但从小到大,我反复做的一个噩梦就是考试,要么就是要开考了,我还找不到去考场的路,要么就是忘了复习或者延误了考试时间。这样的梦一直延续到我三十岁以后还在做,如今看来,我这种靠优异成绩来平衡自卑的心态已经是深入骨髓,在这种思维模式的主导下,我的其他能力都被忽视,比如社交能力,体育、手工能力,还有自控力。

自卑跟自傲,似乎是相互矛盾的两种心态,我以前认为这二者不可能共存于一人身上。但现在我深深明白了,这二者其实并不矛盾,反而非常容易共生。一个人很可能因自己的特长去骄傲,为自己的不足而自卑。毕竟,这世界上没有完美的人存在。作为正常人,他们能够很快调整好这两种看似矛盾的情形,保持心态的平衡和健康。可我不是这样,我内向而敏感,我把所有的想法和感受都压在心底,我对别人的评价和看法非常在意,我无限制地追求我的特长优势,对于那些令我自卑的事,则避而远之。

| 逃 避

小时候唱歌跑调,我干脆再也不唱;我不擅长踢足球、打篮球,就算有机会上场,我也尽量躲避;我不善言辞,在社交场合尽量保持缄默;我英语口语不佳,在国外跟人聊天觉得难为情,就避免与人交谈。

我很在意别人的评价和看法。

到美国后,如果我跑步经过一个陌生人,我会无意识地加快步伐,减少大声喘气。我要让别人觉得我挺能跑,而不是勉强在跑。

去健身房举杠铃,如果旁边有美国人,看到他们健壮的体格,我就避开来,远离他们,不让他们发现我举的比较轻。

去超市买东西,如果我的购物车里东西很少,我就会不爽。我想象身边的陌生人都怪异地看着我,并且嘀咕:“这家伙到超市来,就买这么一点东西?”可当我的购物车里东西很满时,我仍会紧张。我怕我在结账时给人添麻烦,让后面的人等久了而埋怨我。

这种特别在意外人评价的想法最后达到变态的程度。比如有新人做自我介绍,他非常紧张,手足无措时,我就不敢看他,也会感到羞愧无比,就好像我被别人盯着一样。听报告时,要是一个中国人用一口蹩脚的英文讲话,我同样会抬不起头,羞愧万分。

在我的怪癖里面,有三个情况非常严重,一是不能照镜子,二是进厕所就摘眼镜,三是一紧张,就无法小便。

我不能照镜子,是因为我不想正视我自己。镜子如实地反映出我的现实形象,但那个形象我想忘掉。青春期的时候,我满脸青春痘,我觉得自己很丑,形象很差,从那时开始,我就排斥照相,排斥照镜子,以致成年之后,一有挫折,就拒绝所有镜子。

上厕所摘眼镜也跟拒绝照镜子有关。一般厕所里都装有大面玻璃镜,我摘掉眼镜的话,近视的眼睛就看不清周围影像,也就让我避开直视镜中自己的可能。

第三个怪癖听起来很可笑,但这是我保护自我的方式。我无法跟人正常共处,尤其在私密场景中。只要有人在厕所里,我就莫名其妙地紧张,以至于无法小便。

| 恶 果

在思考这些东西时,我越来越清晰地看到了自己的心理历程,越来越明白自己为什么会一事无成而到了这里。进入基地前的时光开始回放,我看到自己不断寻找“兴奋剂”,又不断逃避现实的恶果。

学位越读越高,我最终离开单纯以分数衡量一个人的环境。在这个新的环境里,我的学习优势不再起作用,自身种种的不足开始呈现。

堆积如山的事务让我抑郁,让我觉得软弱无力。我烦躁不堪,什么正经事都干不了,我只想逃避,逃开这必须面对的一切。逃不开,我就自暴自弃,放弃做事,我连吃饭睡觉和刷牙洗脸这样的日常琐事都不想好好去做。实验室里待不下去了,我就整天窝在小屋里不见任何人。

我一天只吃一顿饭,然后就是上网、上网,困了倒头便睡。我的头发越来越长,胡子拉碴,房间里堆满垃圾,衣服也放得臭不可闻。这一切又让我更加对自己失望,绝望。我徘徊在自杀边缘,整天想的都是要不要结束这无聊的生命。

三、焕然一新

这些天的反思没有白费,它让我看清了自己,真正了解了自己。三十多年来,我一直都为别人而活,为了别人的看法和评价而活,这让我的人生严重失衡。

从反思室出来以后,我感觉自己焕然一新,那些严重的怪癖也渐渐好转,对我没有了太大的影响。我愿意接触更多的人,虽然这让我还是觉得有点不自在。

现在,我不再掩饰我的所谓丑事,即使面对陌生人,也能很自然地讲述那些曾让我痛苦不堪的往事。我发现,这种“露丑”很容易获得他人信任,很容易让我与他人建立友好的关系。讲述之后,我变得放松,不再有任何负担,人也开朗热情起来。

在基地我跟很多比我小的学员建立了友谊,我向他们讲述我的感悟经过,帮他们分析自身的问题。我开导这些小弟弟小妹妹,久病成医,我居然能抵得上半个心理医生的作用。

四、确立目标

心理医生问我的人生目标是什么。

我曾经有过明确的人生目标,那就是成为一名终身教授,赚足了钱以后做一个隐士,什么人也不见,就上上网,打打游戏,简单生活。现在看来,这个目标其实是我逃避人生的思维模式,当然不会是我以后的目标了。

突然丧失了人生目标,我一点也不紧张。我明白,到了这个年龄,不需要再立什么大志。三十多岁的人已经熟悉社会规则、人情世故,也了解自身的能力,只要脚踏实地,一步步向前走,那么人生就一定会有所收获。

我曾经躲避在自己的世界里不肯长大,像个小孩一样,追求无忧无虑,不负担任何责任的生活。现在,彻底醒悟的我要制定最切合实际的目标:我要面对社会,面对现实,自尊自爱,承担起自己的责任,让自己的心智成熟,真正地独立自强起来。

后 记

人生最难的事是认识自己。

从古至今,哲学家们不停思考的亘古不变的问题是: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生命的意义是什么?人该如何活着?……

这些问题至今仍困扰着每一个人,尤其是那些充满智慧,对人生极度好奇的人。他们中的一部分人在思考这些问题的过程中找到了生命的真谛,达到了心灵世界的成熟与安宁;可是也有一部分人在这个过程中迷失方向、丢失了自我,陷入混沌或者痛苦的深渊。

古人说“宁静致远”,对我来说,反思带来的“宁静”让我达到了“致深”“致内”。我成功地找到了自己的心理症结,完成了心灵的成长历程,最终做到 “心中千万结,斩断一身轻”而戒除了网瘾。

现在,我的世界被打开了,就像鱼儿离开鱼缸投身大海之中。我要去追寻崭新的人生,找到真正的骄傲。


分享到:
专家咨询热线:010-6926104413811033152    基地地址:北京市大兴区黄村镇通黄路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