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于青少年心理问题康复与研究
心理康复
新闻详情

众人眼中的不良少年:我本善良

打架斗殴、欺负同学、破坏公物、结交狐朋狗友、早恋、性情暴躁、不服父母及学校管教、沉溺游戏……一个众人眼中无药可救的男孩。

母亲无法接受养育了这样一个让自己不耻的儿子的事实。她整日提心吊胆,已经记不清楚多少次赔着笑脸向别人赔礼道歉,厚着脸皮到学校去疏通关系,花钱赔偿损失。

但是当走近他,你会发现这个已经滑出正常轨道的“粗暴”男孩,其实有着不为人知的善良、真诚和脆弱!

生活环境的排斥令他走在悬崖边上,是让他“破罐子破摔”,还是去撕掉贴在他身上那些令人不耻的“标签”呢?

一、破坏的冲动

  龙龙经常把学校的课桌椅大卸八块,走在校园里手拿小刀顺手就把树苗砍断,或者将大树的树枝给它剁下一截。

  经常在人群拥挤的大马路上像脱缰的野马飞快地飙车,有好几次和别人相撞被掀下车,大大小小的皮肉伤不计其数。龙龙自己都感叹命大,那么多次在危险边缘却能逢凶化吉。

  他很有女生缘,和各种各样的女生来往,而且只要他看上的女生,用他的大胆、执著,基本都能追到手。连他爸妈想不明白,自己的“坏”儿子到底有什么魅力。

但龙龙和女生的恋爱仅仅是把她们当作是一宗私有财产,是一种征服和占有,通过这样来体现自己作为一个男子汉的价值,而不是发自内心的真情。没有感受过亲密正常的友情关系,又如何能轻易成就甜蜜正常的恋情呢?龙龙说他从来没想过要结婚,其实从长远考虑,如何构建一段婚姻,与配偶建立亲密牢靠的关系对龙龙来说也会是个难题。

龙龙在学校遭到同学的拒绝和排斥,大家对他是惹不起躲得起。因捣乱也经常受到学校处分,但责备和惩罚并不能鼓励他考虑怎样才能和这个环境相安无事、和平共处,反而让他感受到更多的失望,使他对老师和同学都不感兴趣。父母对于来自学校的不良反馈也是怒火中烧,他们的态度使龙龙的心里更是火上加油。

他只好铤而走险,游离于学校之外的场合,在那儿他遇见了可以同病相怜的孩子们,他们有着相同的经历,相同的被人群拒绝的感受。有着共同的语言,互相欣赏,自由自在,一改往日被人嫌弃的不光彩形象。他们的野心在一起燃烧,恨不能用怒火去摧毁那个不属于他们的世界,相约一起去搞破坏,去打群架,恣意发泄这种行走在社会边缘,感觉不到家庭温情的愤怒和不满。

最严重的是参与一百多号人的群架,当地有不同的帮派势力,他是其中某一派的成员,只要接到“上级命令”有打架的任务,那必须浴血奋战参与斗殴,打架时起初大家还能分出敌我双方,到最后根本就是红了眼的野兽,只知咆哮着、挥舞着、撕扯着,一片混战,直到大家筋疲力尽。  

父母担心龙龙在外惹是生非,把龙龙反锁在家。整个暑假龙龙闭门不出,每天坐在电脑前一动不动,在游戏中找到了另外一种快乐,直到暑假后开学也让他欲罢不能。

  龙龙的不良行为无论在学校或者在家庭,就像“老鼠过街、人人喊打”,不为社会规则所允许,但在游戏中你做了坏事不仅没人处置你,而且有人为你高声叫好,上哪儿你能体会到这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

著名精神分析学家弗洛伊德认为人类具有“死本能”,天生就有破坏欲,攻击、伤害、破坏、毁灭等都是人在死亡冲动的驱使下实施的行为。罗伦兹也认为“攻击冲动”是心理能量发泄的一个重要途径,生活未能提供足够宣泄心理能量的机会,不得不寻找发泄的替代方式,如体育运动、竞技等。破坏行为是人们对现实不满的最直接的发泄。

二、家庭环境

父母的脾气都暴躁易怒,每次吵架都曾让年幼的他感到害怕。这些在龙龙最初的成长中都无法抗拒对他的影响。

  当父母有消极情绪,无法很好调节和自控,经常对孩子生气或命令,在这样环境下成长的孩子很难学会消极情绪的调节技能,他学会的是霸道和独裁,从而使得他和同伴的交往总是处于不和谐的状态。

妈妈对龙龙管教甚严,甚至犯一点细小的错误都必须改正,龙龙还必须按照她的想法说一不二地执行。如果不能很好地遵守妈妈眼中的规则,不是被扇耳光,就是被扫帚抽,边打边说:“我打你的时候,不许哭!越哭我打得越厉害!男孩不许流泪!”

作为一个小孩被打而哭泣是多么自然的情感流露,但是母亲的呵斥让他感受到这种情感流露的可耻。“男儿有泪不轻弹”实际上是一种情感的扭曲,这也反映出儒家思想那崇尚理性、贬抑情感的价值观,数千年来在中国人的心理上占据着主导地位。

虽然爸爸从来不打龙龙,但他的情绪极不稳定。有时好喝两口酒,喝醉了就是发脾气砸东西,但在爸爸高兴的时候,会带他出去玩,这是他最开心的时刻。爸爸给予龙龙的爱,就像玻璃器皿在忽冷忽热的状态中产生的物理现象,布满了没有安全感的裂纹。

个体道德的最初萌发和发展可以追溯到儿童时期。道德成熟的个体服从社会规范,并不是由于他们担心受惩罚,而是由于他们最终内化了学到的道德规则,即使在没有权威人物给予强化时也会有一致的表现。

  对于气质类型冲动、莽撞的儿童并不能够通过说服诱导的教育方式,使其获得充分的道德经验。父母应该与其充分建立温馨互动的亲子关系,唯有这种关系才能鼓励孩子“希望被父母大加赞赏”的强烈愿望。儿童往往有很强的动机去完成由和蔼成人所提出的要求,权力压制总是会限制道德内化的发展。

三、拉开治疗序幕

  龙龙的情绪来到基地后就表现得极不稳定,大多时间不愉快、不友好,对周围的事物不感兴趣,容易被激怒,曾经把宿舍包暖气的柜子三拳两脚就给踹裂了。值得庆幸的是,我和龙龙之间的治疗关系进展得较为顺利,我想这源于他内心深处对温馨交流迫切的情感需要。

对于心理治疗,并没有一个“标准化”的模式包治百病屡试不爽,应该努力为他们寻找最适宜的治疗方法,乐观地去欣赏他不同的独特内心世界,不轻易为规律之外的人性感到棘手,而是惊叹上帝造人从生理到心理的复杂性和多面性。

他从母亲处获得的爱的感受较为有限,在治疗中我更多的是默默给予他温情的支持,也没有轻易触踫他压抑的情感,偶尔带他去情绪治疗室打打沙包,只等他自己向我敞开心扉。

  慢慢地我触到更真实的他:经常会莫名的偷偷落泪;不愿意被父母认为自己无可救药。他不喜欢目前自己参与当地打架斗殴的势力,但是欲罢不能。

 

四、黑暗中的“曙光”

龙龙因为参加了一派势力,所以活动范围受限制,如果一不小心踏入别人的势力范围管辖区,很有可能势单力薄而挨揍。另外在殴斗中如果结下更深的仇怨,对方也可能随时来寻仇觅恨。就这样,龙龙大脑里的那根弦时刻绷得很紧,精神时常处于紧张状态,伴有强烈的恐惧心理。

最开始由同伴介绍加入黑社会团体还挺高兴和得意,觉得有人“罩”着很有归属感,但后来明白这个势力团体能够保护你,更能让你担惊受怕。他曾经想过退出团体,但似乎“撇清”是不可能的,这样不可能去除“江湖恩仇”,还得罪了自家兄弟。

当他向我描述起打架的情景时,全身都在颤抖,混着他想强忍的泪水,由于抽泣吞咽和回忆的紧张,他的言语一字一顿,泪水冲刷了他眼中的暴戾之气,露出天真、无助以及恐惧。他告诉我眼角的疤以及背上刀伤的由来,他在打架时没法对自己的身体顾虑太多,可结束后却留下深深的后怕。

  茫

  龙龙在“残酷”的青春面前,愈来愈迷惘,游戏不能成就永远的快乐,不能躲避不期而至的威胁,回头看学习成绩一塌糊涂,父母那儿本已无法交代,哪敢对父母再透露一丝自己的恐慌,生活的目标到底在哪儿?

龙龙觉得自己过一天算一天,有时候没有希望的感觉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他只有在自家卫生间洗澡的时候才感到从未有过的安全和自由。他经常洗澡,而且每次要持续一两个小时以上,很多时候在卫生间里舒适地睡上一觉再出来。妈妈对此怒不可遏,他在里面睡觉,妈妈在外面骂骂咧咧。

  伴

在治疗中我给予他的是支持性的真诚关注,从没有主动对他那些特别的暴力行为进行具体探讨。我想对于龙龙而言,情感的温暖远大于行为的矫正,急于干巴巴地叙述那些暴力是徒劳的,等他主动开口才是更合时宜。

  即使他在基地已经表现出破坏行为,我依然一如既往无条件地尊重他,了解他的不良情绪产生的过程,淡化对他行为后果的过度关注。让他感觉在这儿是安全的,他可以放心地舒展自我,陈述他行为背后的郁闷心绪,让他明白除却他的那些同伴,还有人想耐心地去关心他,而不仅仅是想抓住他暴露的缺点实施惩罚。

  他慢慢向我敞开心扉,无话不说,把许久无处倾诉的心情酣畅淋漓地倒出来,有一次治疗时他向我表示道歉曾把基地的设施破坏了,问会不会因为此事而给我的工作造成不良影响。为此他向我倾诉不能控制自己情绪的苦恼,这样才有我和他上面进行行为脱敏训练的那个情景。他同时向我讨教如何帮助他的一个朋友,他也替这个朋友的心理健康担心,因为该朋友对待小动物非常残忍,经常虐待致死。

  在某次治疗,龙龙基本上一直都在哭泣,通红的双眼里溢满了哀伤和自责,断断续续地说起他在家庭当中的生活境况,最后对我说:“我给爸妈带来了很多麻烦,我想现在就给他们打电话道歉,希望能够重新开始。”

人性本善

我慢慢看见他作为一个正常的孩子应该有的情感复苏了,他不是只有霸道专横的一面,他懂得为别人去考虑、去负责任。当一个众人眼中的坏小孩打开心结后,向你袒露他可爱、人性的一面,你不由得被感动,这时你完全有理由相信“人性本善”,只是被暂时蒙蔽了而已。

在和龙龙的治疗中更多的时候看似毫无作为,不提供任何东西,只提供支持。“牝常以静胜牡”,即雌柔常以静定而胜过雄强。通过这种支持把龙龙的言语、紧张、压抑、愤怒、恐惧接替过来,这个过程非常微妙也是无为的体现。

对于某些治疗来说,也许不要过于依赖技术强调技巧,而是提供一个环境,像是滋养婴儿成长的“子宫”,让天然纯真的生命力充分展开,为患者内在的智慧提供完美的自由,使治疗工作及内在的探索自然而然地产生,看似“无为”总有为,实则已经“为所当为”。

五、唤   醒   理   智

龙龙的情绪控制和管理能力非常差,由于愤怒情绪往往会导致攻击性行为,特别是在自尊心受挫产生激烈愤怒时,可他在当时并不能完全意识到自己行为的意义和后果,容易失去意志控制力,有可能造成严重的社会危害,如果不及时学会情绪的调节技能,不排除将来在万一暴怒之下伤害人,甚至杀死人等的过激行为,这样就成了激情犯罪。

在治疗中,主要运用了行为治疗中的系统脱敏技术,帮助龙龙克服行为的冲动性。该技术首先找出一系列让来访者感到冲动的事件,由他给出他对这些情境事件感到的主观干扰程度,由轻到重的层次排列出一个等级。先从层次最低水平的冲动事件开始想像,直到患者对该事件的冲动体验消失变为轻松时,逐一让他想像慢慢升高等级的冲动事件,直到龙龙对所有事件体验到的冲动基本消失。通过龙龙对情境的敏感性的降低,不再轻易爆发为攻击行为大打出手。

  除此之外,再辅助主动的注意力转移及有意识的自我控制,了解身体上出现紧张的征兆,让身体放松到情绪放松,唤醒理智,自己对自己低声说话,只要当时在那关键的时刻能够把怒气制服,过了那股劲儿心里就会冷静平和许多,冲动的行为就不易发生了。龙龙很认真地配合治疗,希望在无助的生活状态中找一些能够被自己把握的东西。

 

六、明天会更好

对于家庭教育而言,当孩子感觉无助时,他不会、不敢或者不能在第一时间想到求助父母,这样的亲子关系给孩子误入歧途亮了绿灯。

父亲学会接受目前龙龙的情绪问题,孩子敢于向他吐露自己的负面情绪而不怕遭到谴责。爸爸也带他去参加一些活动,来转移注意力和疏导情绪。这使龙龙在遇到困难的时候,能够更加倾向于通过与别人的交流来解决问题,通过正当渠道发泄心理的不满。

  出院后不久,龙龙主动给我打来电话叙说近况,他离开了原来那个地方,转学到离家有一定距离的某寄宿制学校就读。从前的“江湖”已经渐行渐远,只是有几个铁哥们还在交往,和他们的交往也征得了父亲的同意,他打算假期也在当地打工不回家。

  他说他童年玩得最好的表哥考上了大学,他很替表哥高兴,我想他会主动提及优秀的表哥,实际在心里已经把他树为榜样,榜样的模仿也可对他产生强烈的激励作用。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

   龙龙半开着玩笑对我说:“如果遇到不开心,我还会打电话骚扰你!”

   “欢迎骚扰!”


分享到:
专家咨询热线:010-6926104413811033152    基地地址:北京市大兴区黄村镇通黄路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