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于青少年心理问题康复与研究
心理康复
新闻详情

家有“好孩子”,父母当反省

这里我们所说的好孩子,即听话的孩子,处处表现得符合父母、老师、社会所期望的样子。每次遇到这样的孩子,我的内心都会暗暗生出一种怜悯,处处都想着别人,讨人喜欢的孩子,自己的需要和愿望又去了哪里?慢慢的孩子与他自我真实的感受和情绪(真我)渐渐失去了联系。这就形成了温尼科特所说的假我,也叫虚假自体。

温尼科特提出的真我与假我的形成,均来自于生命早期最初的母婴关系。

真孩子

如果母亲能够很细腻的体会孩子的感受和需要,并能及时回应孩子的需求,通过反复的这么做,婴儿弱小的自我便得到了力量,一个真实的自我开始具有生命。孩子自发性的动作和情绪得到母亲的准确解读,并反馈给孩子,孩子通过母亲看到了自己,对自己的真实情感有了认识和感知,“真我”得以很好的成长,形成一个独特的、有自发性、有创造性的孩子,这样的孩子对自我有更明确的认识,有真实的情感和真诚的人际关系,内心充实而富足。

好孩子

相反,如果母亲无力理解婴儿的需要,忽视婴儿的情绪;母亲给出自己的要求,态度和表情,让婴儿顺从。这种顺从便是虚假自体最早阶段的迹象。这将导致婴儿与自己自发的、生命的核心保持一种隔离状态。孩子真实的需求和感受总是被拒斥,必须服从母亲的反应,这种服从组成了虚假自体的结构成分。

孩子要生存,只能顺应母亲,想让母亲满意,必须学会做个乖孩子,去做妈妈想让她做的事,学会让自己变得可爱。孩子逐渐把自己内心真实的愿望隐藏起来,形成一种别人期望或接受的行为,当这些行为受到赞赏及被接纳的时候,就会得到强化,久而久之,假我慢慢形成,而真我逐渐被忽略和遗弃。孩子也将学会顺应环境并建立虚假的关系。他们与世界的联系是通过一个顺从的外壳,割裂了与朋友有意义的联系,对自己的认识和感受也是不真实的。更悲哀的是父母还误将顺从当成长。

人在社会环境中生存,不可能完全没有假我的存在,因为人必须适应制度、法规、人际礼仪、禁忌等社会规则。很多时候我们对一些不喜欢的事情也会装作喜欢,社交性的礼貌要求我们常常以一种与真实感受不同的方式去行动。但是个体仍然不失其创造性和自发的存在,因为我们知道,某些情况下我们是出于社交需要才不能说真话。

然而,我们人类很多人一辈子也并不一定能感觉到自己过得不“真我”、不真实、不自在。人们拒不正视关于自己的真理,因为这会让自己意识到隐藏着的极大的痛苦。只能一辈子活在面具中,隔着铜墙铁壁已经触摸不到真我的任何感受,所以这个社会上人和人之间已经很少能感受到单纯而真实的情感链接,人们依赖幻想和迷信便可以一辈子让自己活得舒服。

除非生活和家庭出现状况无法正常运转,就像来到基地的父母和孩子一样,如果你亲自看到他们入院和出院时的状态,就会和我一样由衷的为他们感到幸运。孩子的问题暴露了整个家庭甚至家族长久以来的问题,成长和改变是痛苦而缓慢的,但也正因为孩子的问题迫使父母不得不放下外界所有的荣辱,开始正视问题,探索自己的内心,接受学习和成长。内心的真正想法和感受被逐渐唤醒,最后获得第二次重生,这才是对自己、对孩子、对家庭乃至社会的荣幸。

案   例

做一个妈妈的好孩子,长大后将会成为谁?

基地案例之一:

通过自伤自残表达愤怒

我的父亲不懂得表达情感,对我冷漠的如同陌生人,一周也说不上一两句话。母亲对我非常关爱,但这种将我牢牢掌控的爱让我窒息,无法喘息。所以从小到大我没有过一天快乐自由的日子。

我所做的每一件事要么是为了满足父母的要求,要么是自己因为在乎别人的看法而做,没有一件事是真正为了自己。我不知道真正的自己在哪里,我找不到人生的方向,不知道自己为何存在,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将来要去干什么,我对自己一无所知,我不知道自己究竟为什么而活着。

就是上学也不是因为我需要,而是父母需要,他们为了让我学习阻止一切我想做的事,最终我就自毁学业来报复他们;

他们骂我有多差劲,我就用更糟糕的自己来报复;

他们让我好我偏不好;

他们越不让我玩游戏我就越要玩;

不能反抗父母难道还不能伤害自己吗?

我甚至想以终结自己的生命来报复父母,报复他们对我所做的一切。

就算将来步入社会,当受到不公的待遇而又无力对抗不公平的世界时,我也会以最残酷的死亡来宣泄心中的不满、愤怒、憎恨,来报复社会的不公平,通过自己的生命让人们看到我所遭遇的不公。

虽然这样的行为对自己是极其不负责任的,但我不知道自己的重要,我也不在乎自己。

基地案例之二

抑郁症

站在镜子面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长的也不好,什么都不好,我非常讨厌自己。

父母如同公司的老板,自己只是父母的下属,只要做的不好,就会被批评、指责,父母就会讨厌我。所以从小到大总是努力的想做好一切,却总是做不好,无论怎么做都不够好,怎么努力都不够。父母总觉得别人家的孩子都好,所以总是担心不知道什么时候父母会把我扔了去找个好孩子做儿子,感觉自己活着就是个累赘,老给父母添麻烦,很绝望,很想自杀,不如死了舒服。

为什么做什么事都在为父母着想,替父母担心,可是到最后所有的事都是我的错,就连结束自己的生命都在担心父母,不想让他们后悔,而自己连后悔的权利也没有。

每天总是小心翼翼的取悦那些需要取悦的人,希望得到别人的认可,总是怕跟别人发生摩擦,怕别人不喜欢自己,怕自己的人际关系出现瑕疵,总是看别人的脸色活着,感觉活得越来越不真实,越来越不像自己。找不到什么想去追求的东西,一切都变得无所谓,甚至连恨的力气都没有,一无所有的自己感到彻底的绝望,不如死了痛快。

基地案例之三

强迫症

一个十七岁的男孩子,问什么答什么,说什么是什么,让做什么就做什么。如同在跟一个机器人交流,如果不是机器人那也只能算作行尸走肉。也许只有在他表现出强迫性行为,比如找东西,比如翻垃圾时才能真切的感受到自己的存在。

所以前两个案例,都是孩子在基地成长和反思过程中,自己留下的真实感受。而对于这样一个强迫症的孩子,我们只能通过他人去感知在成长过程中所发生的一切。

孩子的父母,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都是高级知识分子,全家六个大人终于迎来一个孩子的出生,如获至宝。各自都开始起草自己的培养计划,详细到一天24小时,包括吃什么饭,几点睡觉,几点起床,以后都学什么特长,上什么课,请什么样的老师,由谁去陪读,最终打造成为什么样的人。一个造人计划就这样开始一步步实施,孩子根本没有时间和空隙去发展属于自己的思想和感觉。

直到后来周围陆续开始有人询问,孩子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劲,是否有什么问题,总是显得很呆滞,也不会交朋友,被别人一再提醒后,父母也觉得有些不对劲,于是开始针对问题列出一系列培训计划,有关励志的、心理的、宗教的等等,开始奔波于全国各地各种心灵成长营。再后来孩子终于无法去上学,因为总被同龄人捉弄,也因为自己的强迫行为越来越严重,于是父母为孩子请了各科家教老师,开始在家完成学业而不用去上学。

至此,我想任何一个即使没有心理学知识的人读到这里,大概都能理解孩子为什么会得强迫症。这是一个极端的案例,然而在基地却不是唯一。

结束语:

目前,国内依然还有很多戒网瘾机构,不尊重人性和科学,无视心理学、医学等知识,为迎合家长,满足父母需求,一味地为父母锻造出一个好孩子,一个听话的孩子,抹杀掉孩子作为一个独立个体应有的独立性和创造性,使孩子与真实的自己越走越远。

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活着,最重要的事就是成为自己。

这也是教育孩子和心理治疗的最高境界!


分享到:
专家咨询热线:010-6926104413811033152    基地地址:北京市大兴区黄村镇通黄路12号